德        笃 学        有 为        尚 乐

详细内容

母 亲

时间:2020-03-04     【转载】   来自:本站原创   阅读

○ 许花枝

八十三岁的母亲虽然银丝满头,但是心总是那样开朗年轻,左右乡邻称她是老顽童,她时常笑眯眯地说:“现在的日子真是神仙般的好,吃喝穿不用愁,住的是高楼,看的是电视,用的是电话,还有儿女百倍孝心,我非常快乐啊!”

母亲常对我们说,她兄妹五人,二男三女,家境贫寒,祖母由于劳累,生病早逝,只有祖父带着五个孩子相济度日。那种饥荒年代,饿肚子习以为常。她二姐也在幼小时就饿死了,大姐12岁给人家当童养媳,二哥有幸参加了抗美援朝,只剩祖父、大哥和她相依为命,生活艰苦,家里时常煮着一锅照见人的稀粥,一碗腌萝卜干、一碗腌菜。盼到春节,也只能吃点干饭和豆腐、豆腐干而已。过去的苦难日子,历练了母亲忍耐、坚韧和顽强的个性。

母亲虽识字不多,但淳朴善良。母亲是池州被服厂一位优秀职工,在技能上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一丝不苟。记得一次,母亲三天三夜未回家,我从父亲口里得知,是被服厂业务主管接下一批中山装衣服的订单,时间紧,任务重,要按期交货。当时缝纫车间是计件工,流水操作中山装部件:领子、袖子、前后片等部件都要分配到各小组。母亲小组负责做领子,母亲手下缝纫的领子,平整、完好、精确,并且还提前完成任务,所以经常得到检验员的赞许。而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的母亲又尽力地帮助同事完成任务,因此也深得同事的赞许,而她幽默地说:“力气去了又来,只要每日快乐。”

母亲有着淡定、坦然的胸襟。几年前的一天,阳光明媚,我从外面买下母亲爱吃的菜、零食、水果回来,刚进门,母亲幽默地说:“花枝,我的遗像都已弄好,是让你弟弟操办的,一来我现在还可以看,二来省得你们兄妹以后花时间。”眼前的一幕,使我怵然心惊,几乎晕倒,幸好有平时禅坐的功底,我立刻强作镇静,勉强应和着母亲的话,从喉咙里挤出嘶哑的声音:“只要母亲喜欢之事,我都赞同。”母亲看着我难过吃惊的表情,坦然一笑。但此时这笑容象离别,又象一叶小舟,渐渐地驶向远处......猛然间,我站起身,箭步向前,扑向母亲,把头深深地埋在她坦然宽厚的胸怀里,埋在无私的母爱摇篮里,心象痉挛似地惊怵着。母亲似乎已感觉到我的过于激动,幽默地说:“傻丫头,人老了,总有一天要走的,我不是还没走吗?”是的,母亲的话让我慢慢地回过神来,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慈祥温和的母亲,持家有方,遇事从不发怒,总以风趣幽默的方式教导我们。曾记得我在上小学时,与同桌发生一件不愉快的事,回家闷闷不乐,看什么都不顺眼。此时的母亲早已心知肚明,她慢慢向我走来,乐呵呵地说:“你的心太窄了,又钻牛角尖了。”简短的两句话顿时象电击一样刺得我泪水直流。这时母亲又用饱经风霜的老手,抚摸着我的头。这一瞬间仿佛又有一股暖流从头顶涌向全身。我想这大概就是一种极不平凡的无声母爱吧,或许也就是一种特殊的母爱教育方式吧。面对宽厚仁慈的母爱,我感到深深的愧疚自责。娘疼儿如此的深长细腻,可作为儿女几时又替娘想的如此深长,如此细腻过?正如一句俗话说:“娘疼儿象路一样长,儿疼娘象扁担一样长。”母爱的力量是永恒的,无私的。

朴素无华,风趣幽默的母亲,在人生的风雨中,为家,为儿女,把一条条弯路铺直了,而她对儿女们的爱,象甘露,象细流,润物无声,化物无形,又把一条条直路走成了弯弯曲曲、缠绵回环,这大概就是母爱的哲学法则吧。

(作者系老年大学诗词班学员)


版权所有:池州老年大学       地址:池州市明镜路10号         咨询电话:0566-2022900       皖ICP备20006420        

维护单位:亿网科技


技术支持: 亿网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