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笃 学        有 为        尚 乐

首页 >> 理论研究 >>经验交流 >> 教科研应把研究学生作为首要任务
详细内容

教科研应把研究学生作为首要任务

时间:2016-01-18     作者:吴召虎【原创】   阅读

  为了说明这一命题,还得先从两则小故事说起。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的孩子在池州师范幼儿园上小班。这年盛夏季节,全省组织“红花幼儿”评选活动。当时我的孩子考得不错,但有一题考砸了——题曰:“你是穿衣服睡觉还是脱衣服睡觉?”答曰:“穿衣”。考官(是池州办事处的我的一位同学)又启发式地问:“你晚上睡觉前是否脱衣?”孩子羞得满面通红地说:“穿衣”。我当时也在场,怎么使眼色都不起作用。回来后,我严厉地训斥了他,说他是笨蛋;而他仍坚持说是穿衣睡觉,并说他从未赤身睡过觉。这引起我的反思:当时正值盛夏季节,孩子白天只穿一件“蛤蟆腿”的背带裤,晚上洗过澡后,又换一条同样的裤子,睡觉是“穿衣”的,看来孩子是纠正了大人们的一种通说,真正笨蛋的不是孩子,而是省里那位出题的幼儿专家,因为她(他)出题时没有考虑到当时的天时。

  另一件事是孩子上小学一年级时候的事。当时,我的一位学生实习正好任孩子班的实习班主任。我的这位学生对该班原班主任有歧视的言语(因为她不是科班出身);而原班主任也曾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批评过实习班主任上课不足之处。当这两位班主任背地问孩子时,孩子都如实地说了。我的学生在向我汇报实习工作时,无意中流露出对我孩子的不满情绪,我非常气愤:如此小的孩子就学会两面三刀,长大后还得了!后来当我批评他时,他却蹦出一句:“老师教导我们要做‘诚实’的孩子!”孩子的话对我震动不小。如此这般,我无言以对。不同的年龄段,对概念的理解是不同的,如果我们将大人的认知强加于孩子,那不是“拔苗助长”吗?

  受以上两则小故事的启发,在日后的教育教学实践中,我注意自我反思,注意变换角度考虑问题,批评学生时也注意留有一定的余地,把探索教育教学对象的未知作为教育教学的首要任务。所谓教育,就是一项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地对受教育者施加某种影响的活动。不了解教育对象,如何“施加影响”?

顾客是商家的服务对象,学生是老师的服务对象。何谓“服务”,服务就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对方之所想,急对方之所急,供对方之所需的活动。受商家“顾客总是对的”理念的启发,我曾提出了“学生总是对的”教育理念(该论文发表在《中国现代教育论坛》杂志上)。在这一理念中,我提出了“我们既不要用教师的认知去看待、解释学生,也不要用社会成年人的标准去要求、衡量学生,而是要顺应他们的天性,从他们的出生年代、成长经历、生活环境和认知层次上去看待他们、解释他们。这样,你就会发现他们的言行总有一些必然性、合理性,或者有一些真理的‘颗粒’”。正如恩格斯所说:“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从哪里开始”。

  在上一期校刊上,我曾提出,我们池州市老年大学的教师,多半是某一领域的专家,但不一定是教育教学的行家。进一步说,即使有些老师是教育教学的行家,但过去是从事普通学校的教育教学,来老年大学任教,教育教学对象变了,仍然有许多未知需要研究;即使某些老师既是某一领域的专家,又有教育教学的行家,又是退休老年,尽管这样,仍然有许多未知需要研究:你是老年,你知道老年人的共性特点,但你授课的班级三十几或四十几个学员的个性特征你研究过吗?他们的性格你清楚吗?文化层次如何你明白吗?喜怒哀乐的秉性你知道吗?等等!如不清楚,如何“因材施教”?

  无论现在或将来,教育教学活动都是人类的一项基本的实践活动。教科研工作随着教育教学实践活动的进行而一刻也不能停止。教师要对教育教学进行研究,其中研究教育教学对象——学生,应是其中的一项首要任务。


(作者系老年大学学员,退休前曾长期从事教育工作)



版权所有:池州老年大学       地址:池州市明镜路10号(南校区)         咨询电话:0566-2022900 、2099148     皖ICP备20006420号    ICP备案查询    



维护单位:亿网网络


池州市南湖路121号(北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