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笃 学        有 为        尚 乐

首页 >> 银辉风采 >>作品展示 >>散文小说作品 >> 那年、那月、那人......
详细内容

那年、那月、那人......

我是池州老年大学2021萨克斯班的学员,今天李老师辅导我们吹的曲子是《怀念战友》。当《怀念战友》这首曲子的旋律从李老师萨克斯管里出来的时候,使我立刻想起了30 年前云南边陲那场硝烟弥漫的战争,让我想起了那阴暗潮湿的猫耳洞,更让我想起了那些与我一起在战火纷飞的阵地上同敌人浴血奋战牺牲的战友,你们在那边还好吗?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为了保护国家的利益和边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我们毅然离开了美丽的西子湖畔,来到了战火纷飞的云南老山前线,对越进行自卫还击(防御)作战。

我所在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 军第1 师第3 团,我所在的连队是团直属连——特务连。我们连当时有三个排:一排是警卫排、二排是侦察排、三排是工兵排。因我在军校学习的是侦察专业,因此,我被任命为侦察排排长。

1985年的1月15日,为了打破越军所谓“春节停火”的骗局,我军决定在停火前的一天,先拔掉前沿越军的几个重要阵地。

我团7连奉命攻打老山主峰方向的968高地,为了配合7连的进攻,我们连的工兵排抽调了7 班、8 班加强到了7 连,与7连2排6班一起编为破障队。

破障队分成两个组,即秘密破障组和强行破障组。秘密破障组将在步兵出击前秘密开辟两条75 号阵地至74 号阵地的步兵通道,强行破障组由秘密开辟的步兵通道迅速前进,在进攻开始前用直列装药继续破障开辟敌阵地前沿的最后几米通道,尔后跟随突击队行动,再开辟3号目标至968高地的通道。

担任破障队队长的是我连工兵排的排长邹又发同志,他是湖北省沔阳县人(今仙桃市)。他的家境当时十分困难,他每个月发津贴时只留下来五元钱作为零用,其它全都寄回去补贴家用,是我们团比较典型的贫困户。

我们刚上阵地的时候,他就很认真地对我说过:我俩带的排是全团最危险的两个排(一个是工兵排,一个是侦察排),我俩是全团牺牲概率最大的两个排长。因此,我俩不管是谁出去执行任务,我们都会相互拥抱一下,然后嘱咐对方一句:注意安全,多多保重。

这次他担任破障队队长压力还是很大的,就是担心完不成任务。因此,在他出征的前夜,为缓解他的精神压力,我在他的猫耳洞里陪他下了一直都是他赢我的象棋,结果连下三盘,他居然全都输了。我笑着对他说:“你个臭棋篓子,今天你是下不过我了,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等你这次执行任务回来,再来找我‘报仇’,到时我把棋盘摆好,在洞里等你”。他也说:“好,等我明天回来,肯定也叫你连吃三泡马屎”。我握着他的手用力抖了两下说:“好,说话算数噢,那我就等着你这三泡马屎”。

当我再次见到他时是在团的临时中转点54 号高地上(战斗打响时,我在该高地登记我们连队人员的伤亡情况),只见他双目紧闭,面无血色,双唇乌紫地躺在担架上,我立即跑上前去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邹又发、邹又发、邹又发……”,而此时的他却只能用微弱无力的“哼、哼”声来回应我了……他是在开辟3 号目标至968 高地的通道时,被一块弹片击中了左胸部而负伤的。看着他胸前已被鲜血完全浸红的绷带,想起刚上阵地时他对我说的那番话,我立刻也默默地做好了“要死鸟朝上,不死再翻过来”的思想准备。他因伤口包扎不及时,形成了气胸,从54 号高地向后方转运时终因伤势过重,还是光荣的牺牲了。成为我连第一个牺牲的人。也是我身边失去的第一个好兄弟、好战友。我现在只要想起他,就非常的后悔,当时下棋为什么要赢他呢,如果是他赢了,说不定在这次的战斗中他就不会牺牲了。

后面的战友在给他换军装时,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张折叠好的已被鲜血染红过的“大重九”香烟的烟盒,只见烟盒的背面这样写到:亲爱的党支部,我就要去执行最光荣的神圣使命了,严惩越南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骄傲,我的家里虽然生活比较困难,但是有地方政府的照顾,我没后顾之忧,我死后也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连队党支部能在我的墓碑上刻上“中共正式党员”的字样(当时他还是一个预备党员)。这就是他在执行任务前临时写下的遗书。

战后,我们整理他的遗物时,在他的战备包里发现了一个小纸包,上面写着“党费”,打开后,里面整齐地放着两张五元和两张一元的人民币。

在近一年的战斗中我连共有七位战友壮烈牺牲,我排有四位战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岁月流转,硝烟散尽,但这30 年来一直有种牵挂,有种不了的情愫,每当想起、梦起一些人时,总感觉自己的生命也需切成一段一段的,每段必定会和一些人联系在一起,比如邹又发、金温平、高真华……没有这些人,生命似乎也就苍白贫乏,没有着落。幽幽的怀念,不为人知,只有带着那昔日军营的情感,只浓不淡,更保存着那份拥抱、握手时的体温。你的身影何在?你的音容何处?仍在我心!尽管是忽隐忽现,欲升又沉。

我亲爱的战友啊,你就是在我生命中滑过的那些人,每当想到你们,眼前就会蒙上一层淡淡的晕光和带咸的泪水。通过晕光,我依稀地看到:你们,青丝依旧;而我,已是霜染发鬓;那咸咸的泪水,早已浸软了岁月的峥峥铁骨,化作了柔情似水的默默思念……

啊!亲爱的战友,我再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和蔼的脸庞。

啊!亲爱的战友,你也再不能听我吹奏听我歌唱。

安息吧,我同生死的好战友,是你们为祖国和人民赢得了尊严与和平。党不会忘记你们,祖国不会忘记你们,历史更不会忘记你们,我们侦察排的弟兄永远怀念你们!

安息吧, 我亲爱的好兄弟,你们为国家利益而战,为人民幸福而牺牲,为祖国昌盛效命,你们为国捐躯无怨无悔,你们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你们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共和国历史的丰碑上!

(作者系池州老年大学萨克斯班学员)


版权所有:池州老年大学       地址:池州市明镜路10号         咨询电话:0566-2022900      皖ICP备20006420号    ICP备案查询    


维护单位:亿网网络